凤城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十月物语

2019/11/09 来源:凤城汽车网

导读

云水谣一角(假期拍摄)对国人来说,十月应该是一个飞快的月份。七天国庆假期(今年是八天),无论是学生还是参加了工作的人,都是非常期待的,时

十月物语

云水谣一角(假期拍摄)

对国人来说,十月应该是一个飞快的月份。七天国庆假期(今年是八天),无论是学生还是参加了工作的人,都是非常期待的,时间转瞬即逝。第一个工作周,恍忽而过,便到了十月中旬。一场台风咆哮而过,深圳终究有了一点秋季的味道。

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更喜欢四季分明的地方。在冬季里期待春季的绿叶,花期过去以后,夏天如约而至,在树荫下眺望秋季,田野里都是收获的色采,山里更添色彩,然后在深秋中盼望白雪皑皑的冬季,整个世界白茫茫一片真干净。

那当然是想象中的四季,或说是记忆中童年里的四季。南国的深圳,一年到底只有两个季节,雨季和非雨季,或台风天和非台风天。但是,在这样的城市里,也自有一套四季更替的规律,如果不曾有,那我们便在文字中或远方去寻觅。

秋季合适远足或登高。自上次远足以后,就没有好好去过一个地方。去年国庆,独自1人跑到西南地区1座小城呆了七天,带回满身期待,最后沉淀为回想。一年流转以后,去了福建土楼和武夷山。虽然不是太热门的景点,依然人群攒动。看着微信朋友圈的文字,说旅行的鄙视链,排在倒数第三的便是这类穷游,也算有几分意思。

土楼和武夷山的风景和文化,改日有时间再细细地写。于我来讲,这趟行程不但弥补了足迹中没有抵达的福建一些地方,同时也装满了甜蜜的回想。之前信奉“身体和灵魂,总有一个要在路上”这样的“名言”,而今只是觉得,外出放松,让眼睛休息一会儿,或和心仪的人一起外出,才是最享受的。

秋季固然也适合怀念和浏览。春季大家怀念海子,由于在春季,十个孩子都会复活。在秋季,人们开始怀念顾城,那个写出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寻觅光明”的顾城。但是很显然,作为八十年代最知名的两位诗人,怀念顾城的人远没有海子的多。但是海子和顾城的诗歌,我都非常喜欢,尤其是后者。

在广州出差,专门抽空去了一趟方所书店,本想买石黑一雄的作品,却不想早已1抢而空。辗转书店,发现李娟的《羊道》和切·格瓦拉的《摩托日记》,便怅然买下。李娟我已说过很多次,她的文字充满了一种简单的质朴,在西北的一角,种下了自己的伊甸园。刚刚还有一位朋友说看李娟的另一本书,忍不住开怀大笑,文字怎能如此有趣。

一切皆是生活吧。看李娟的文字,看文字中那种生活方式,没有纷争,没有浮躁,没有攀比,一切都只是简单最好。虽然也有生活的压力,也有各种矛盾,但是在人们的内心,真的没有大城市里人那么复杂。

十月是切·格瓦拉的忌日,理想国说现在的年轻人好像已不再几年切了,他的那种革命精神,那种向往自由的精神,好像已经不再受这个世界的欢迎了。大家现在的偶像变成了马云、马化腾,或说人民币。自由算什么,叛逆又算甚么,物质上的成功已成为当下最主流的寻求。

不可否认,确切是这样的,特别在深圳这样的大城市,生活本钱之高让人望而却步。能够继续留在这里的人,如果不是为了在物质上获得成功,也许早已退到二线或三线城市,那里更适合切·格瓦拉的文字和革命精神,那里更能容得下自由的灵魂。但我还是津津有味地看着切的《摩托日记》,想起昔日在拉萨看同名电影时的激动。

十月是红色的,无论是大自然,还是生活,还是政治,但十月很快就要过去的,期待一个美好的十一月。

金戈西地那非

femaleviagra

伟哥的故事国语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