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城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结婚当天遇到老公和闺蜜在卫生间里

2019/11/09 来源:凤城汽车网

导读

龙乐乐赶忙把面具递给了晓云:“你把面具收好,不要让端木爵发现这张面具。”“嗯。”晓云连连点头,把面具掖进了怀里:“可,可一会儿怎么办?女

结婚当天遇到老公和闺蜜在卫生间里

龙乐乐赶忙把面具递给了晓云:“你把面具收好,不要让端木爵发现这张面具。”

“嗯。”晓云连连点头,把面具掖进了怀里:“可,可一会儿怎么办?女佣都跪了1屋子,端木少爷,好像真的很生气,”

乐乐脸色1沉,没想到端木爵会比她还要早回来,他是把车子开到了多少迈跑的?!他现在肯定还在气头上,要是再进去,那不是火上浇油么。

“别担心,你就当没有看到我,自己想办法。”乐乐拍了拍晓云的肩膀,示意让她回去。

“哦。”

晓云只好点了点头。

龙乐乐进了院子,不过没有往客厅那边去,而是偷偷摸摸的从后花园溜到了自己窗外的下面。

她记得窗户是从外面锁上的,所以从这儿上去,应当能把窗户打开,然后翻进去。

搓了搓双手,说爬就爬,龙乐乐像一直壁虎一样,爽利的开始往上爬了起来,很快,就爬到了窗口的位置。

1只手扶着窗户边沿,使出吃奶劲把窗户打开,费力的往里面爬。

“爬的进来吗?要不要我帮忙?”耳边突然传来了低沉的男性声音。

龙乐乐半个身子还在窗外,一下抬起脑袋,望了上去,只见端木爵那张漂亮的冰箱脸就挡在她的眼前:“呃……你……”

他怎么会在这儿?

不是说女佣跪了1屋子吗?那他应当在楼下客厅的呀,怎么会跑到她的房间来?难道她的计划被看穿了吗?

半个身子掉在外面,乐乐眨了眨眼睛,好累。

端木爵弯腰看着她那副艰苦的摸样,戏谑的抬起手,食指戳住了她的额头:“没看的出来呀,你这个傻子,身手还蛮利落的,还会爬窗户?”

他的手指用力的戳着。

“诶……诶……轻点,轻点。我快要被掉下去了。”他再戳,她真的会要摔下去的。

端木爵仿佛没有放手的意思,戳晃着她的脑袋:“没关系,你掉下去的话,还能再爬起来啊。”

“这么高,掉下去会失事的。”乐乐声线都颤抖了,这个人是魔鬼吗?竟然说出这么不是人的话。

“你这么结实,出车祸都没事,摔一跤能出什么事?”他优雅的对她1笑,戳着她额头的手指,又戏耍般的用力。

她真的快抓不住了,掉在窗外的腿一晃一晃。真的会被这个家伙玩死的!她可不想死的这么不明不白。

想到这儿,龙乐乐使出最后的力气,猛地往前涌了涌,双手一把抱住了端木爵的腰杆。

“喂,龙乐乐,你在干嘛?放手!”

“不要。”放手她就掉下去了!

“我让你放手!听到了吗?”

“听不到!”

“龙乐乐!”他生气的瞪着她。

“我不放,死也不放!”

乐乐死死的抱住她,放手?那不就是让她自己去找死吗?

“死也不放手?看来只有我帮你了!”端木爵说着,低头已掰起了她的手。

好痛好痛,他也太狠了一点吧,竟然真想把他给丢下去吗?

抱着他的双手已快支持不住了,算了算了,好汉不吃眼前亏!乐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可怜巴巴的抬起头:“爵哥哥,我不想掉下去,你把我拉进来好不好?”

“现在知道求人了?”端木爵冷冷的看着她。

乐乐鼓起了双腮,为了小命,不爽也得点了点脑袋。

端木爵这才伸手,扣住她的胳膊,一把将她从窗外脱了进来。

双脚落地,龙乐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呼……吓死她了!一边抚了抚受惊吓的小心脏,一边看向端木爵:“谢谢你,辛苦了。现在好晚了,你赶忙回去睡觉吧,我也困了,也要睡觉了。”

说着,龙乐乐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,试图把今天晚上的事情一笔带过,伪装什么事情都没有产生过一样,绕过端木爵朝床边走去。

“啊!!”

她人都还没有倒到床上,背后的衣领就被什么东西给扯住,领子牢牢的勒着她的脖子。憋的她气都快喘不过来了。

艰苦的扭头,只见端木爵冷冷的站在她的背后,大手正揪着她的衣领。

“我,我快要、要出不了气、了……!”她非常痛苦的说着,一张白净的小脸片刻之间,就被憋的有些发青。

端木爵缓缓的放下了她的衣领。

‘呼、呼、呼、’龙乐乐赶紧大喘气的呼吸新鲜空气。

“龙乐乐,你胆子够大呀,不但敢自己偷偷跑出去,还想要蒙混过关?”

“呃……”乐乐摸着脖子,支支吾吾的低下脑袋。

端木爵一步逼近她:“这么晚了,你一个人,跑到哪里去了?”他质问着,细细打量乐乐,怎样也没有想到,他出去了一趟,回来竟然发现这个傻女人也出去了!

龙乐乐双手揪着衣服,她总不可能真告知他,他跑去哪里了,想了想,只好无辜的眨了眨眼睛:“我……我饿了,所以出去找吃的。”

“饿了?那你去了哪里找吃的?回来的时候,居然还要翻窗户?!”

“翻窗户好玩呀!!”反正他当她是傻子,那她自然是好好利用傻子的特点,偏不回答他重要的问题。

“好玩?没摔死你真惋惜!”

噗……龙乐乐差点被他的话给愁闷的吐血,他到底多盼望着她死?!鼓着双腮,乐乐没有说话。

“龙乐乐,你最好乖乖的给我回答,你今晚到底去了哪里,找了什么吃的,一个字一句不漏的说出来!”他却没有罢休的追问。

“嗯……唔……不记得了。”

看着她那傻乎乎的摸样,他就气不打一处来,讨厌的捏起了她的下巴:“不记得了?!”

“嗯。你捏的我好痛……”

他的力道大的几近快要把她脸颊骨都捏碎,疼痛从皮肤到骨头,她真担心这个家伙会不会一个不当心把她脸给捏歪了。

“知道痛,还不说?”力道又加了几分。

忘八,疼死她了!!强忍着下巴传来的痛楚,乐乐眼神抬起,无辜可怜的对上他的眼睛:“人家真的不记得了么。你再问我也不记得呀。”

端木爵眉头紧拧,他也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追问一个傻子,总觉得事情哪里有点蹊跷,却有说不上来,到底是哪里不对劲

撒手,一把将她的脑袋甩开。

她的脸上愕然多了两个青红的指印,龙乐乐捂着脸蛋,吃痛的揉着,这个王八蛋,出手真一点都不留情的。

“龙乐乐,你给我记住,如果下次,再让我发现,你这么的不安分的话,我就废了你的双腿!”端木爵阴狠的说道,严厉的双眸,恍如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。

乐乐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双腿,鄙夷的看着他:“那你不就得娶一个残废?”

“呵,端木家的少奶奶,就算坐一生的轮椅,也有人服侍。所以,你可以试试,再到处乱跑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撂下话,端木爵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龙乐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腿,如果再乱跑,就要废了她的腿??她到底是他的未婚妻呢?还是他的犯人呢?

呵……

真不明白,从他的表情和脸上,总是能够看得到,对她的讨厌,既然如此,为何端木爵还要娶她?

明明那个时候,他可以选择龙美奈的。可为何恰恰选了她,又这么对待她?

空空的卧房里面,乐乐无力的瘫到在床上,满头脑的疑问,却又可奈何,缩卷起了身子,想到他寻觅面具女人的急切时,又不由的想一想自己现在的处境,到底是为什么,他可以对一个只是上过一次床的女人,都那么的在乎上心,但是对自己的未婚妻,却要那末的冷漠,那么的无情,那么的残暴。

疲倦的闭上眼睛,头脑被这些复杂的事情占据的一点别的空间都没有,这样真的好累……

第二天一早。

龙乐乐躺在床上憨憨大睡着,耳边却一直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说话吵闹的声音,谁呀?1大清早的就吵吵嚷嚷的,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?

翻了个身,乐乐拉起了被子,盖住脑袋。窝在被窝里。

可还是听到楼下说话的声音。

气愤的掀开被子,龙乐乐顶着两个熊猫眼坐了起身,她倒要去看看,到底是谁,一大早的不让人睡觉。

带着困乏,强撑着身子爬起床,朝屋外走了出去……

女佣交头接耳的议论着……

“那不是龙美奈吗?哇,我第一次见到真人耶。”

“是呀,她最近好像很红。”

楼下客厅里。

‘呜呜呜呜呜……’龙美奈抽泣着。

端木爵坐在沙发上,单手撑着靠在沙发的边角,看着哭泣的那个女人:“龙小姐,有什么事,你可以直说。”

说着,示意女佣递上纸巾。

龙美奈接过纸巾,一边擦着眼泪,一边抽泣的开口:“爵少,我听说,我的妹妹已失踪两天了。”

“什、么?”端木爵迟疑了愣了下,龙乐乐失踪了?呵,这意思,难道那这几天住在他家的,还能是鬼么?

“爵少,你不会还不知道吧?你这两天都没有去医院看我妹妹的吗?我听说,她已不见好久了。这件事,我父母,也都知道了。哎……恐怕,端木家和龙家的婚事,要重新商量一下了。”龙美奈抿着嘴唇,哭丧着脸。可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。

那些混混说,已把龙乐乐给解决了,以后龙乐乐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眼前了。这样一来,顶替这场婚姻的人,嫁给端木爵的人,只有她,唯有她!!

“你说,龙乐乐,丢了?”端木爵眉毛1挑,带着几分笑意的看着龙美奈。

“嗯嗯嗯嗯。”龙美奈用力的点了点脑袋。

“你肯定?”

“固然了!!我怎么会拿这类事来开玩笑!”她信誓旦旦的拍拍胸脯。

却不知,二楼的楼梯上,龙乐乐正靠在扶栏上,打趣的看着下面的画面,托着腮,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,对着楼下喊了一声:“姐姐……”

龙美奈全身1僵,机械版的扭过头,抬起脑袋朝声音的源头望了上去:“龙、乐乐?”

“姐姐,你是特地来看我的吗?”乐乐甜蜜的笑着,对着她随便的招了招手。她固然知道,龙美奈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。不过,她的欲望恐怕是要落空了。

“这怎、怎样可能!!”龙美奈缓缓的站了起来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二楼的龙乐乐。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,那些混混明明已告知她,已把龙乐乐处理了的呀,怎么她会还在端木爵这儿?

难道她被那些混混骗了吗?!

眼看着龙乐乐悠闲的从楼上走下来,龙美奈脸上的肌肉就越来越僵硬,糟了糟了,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!她都已这么和端木爵说了,现在弄得她,可怎样下的撩这台呀!

“姐姐,你脸好白呀!!是看到我,你不高兴吗?”龙乐乐走到了她的眼前,纯良无辜的歪了一下脑袋。

她甜蜜的笑着,却不知甜蜜的笑容下,是无尽的冰冷。

出了车祸,她没死,算是命大,可是真没有想到,刚刚醒过来就会被自己的姐姐给绑架,想要她永久消失!

呵,如果没有龙美奈闹出的这件事的话,她也许不会和端木爵产生那种事情,也不会失去第一次!

“高、高兴……兴呀!你,你没事、太,太好了,呵呵呵。”龙美奈难堪呵呵两声,可笑的比哭还难看。

“龙小姐,我很好奇,你为什么会怎样认为乐乐失踪了呢?”端木爵优雅的站了起身,走到龙乐乐的身旁,手轻轻的搂了搂她的腰身。

看起来格外的亲昵。

龙乐乐低头看了一眼他搂着自己的手,他还真会装!总是能够很自然的摆出这么一副名流好未婚夫的模样。

不去当演员,真是惋惜了。

“这个……那个……”龙奈美眼神飘忽不定的转着。

见她说的那么难堪,龙乐乐笑眯眯1笑,这才接话道:“其实,我刚刚醒的时候,是有坏人抓我出去,不过我跑掉了。嘻嘻嘻……”。

端木爵眼眸1利:“还有这种事?!”

“嗯。”乐乐点了点头。

“呵,这可真有意思,这件事,连我都不知道,不知道龙小姐你,是怎么知道的呢?”端木爵眼光突然落在了龙美奈的身上。

龙美奈苦恼的吞咽了几口唾沫,急的手心都是汗。

本文未完

+关注微信公众号

kanshu69

回复041就可以看到全本书籍

ruby牌viagra

伟哥有副作用吗_伟哥的副作用一星期服用一次伟哥会有副作用吗?

伟哥的作用多吗

瑞辉威尔刚授权官网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