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城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拿下摩拜王兴的野心不止于出行

2019/11/10 来源:凤城汽车网

导读

如果说,阿里过去19年在实物电商领域建立了牢不可破的阵地,王兴要在服务电商方面成为无人能及的领导者。没有甚么能够阻挡,王兴做出行的梦想。

拿下摩拜王兴的野心不止于出行

如果说,阿里过去19年在实物电商领域建立了牢不可破的阵地,王兴要在服务电商方面成为无人能及的领导者。

没有甚么能够阻挡,王兴做出行的梦想。

如果说南京试水打车,外界多少还怀疑王兴是在玩票,在上海打掉滴滴30%的份额是一记响炮。拿下摩拜,美团则瞬间成为出行领域,最有能力对抗滴滴的那个变量。

出行,王兴是势在必得。

10个月前,王兴第一次公然谈到美团做打车。他给出两个理由,现有网约车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;美团的业务特点很大程度上与位置服务有关。

7个月前,美团完成上一轮融资,在提到关于行业老大老2的问题时,王兴给十多家媒体敲黑板画重点:不需要完全一家独大,一些非产品服务竞争达成一家独大,可能是短期现象。由于这可能导致团队懈怠,用户、合作伙伴不满意等问题。历史经验告知大家,最强大的竞争力是不断搞好服务,让自己变成老大,但其实不代表要不惜一切手段消耗老2的生存空间。

虽然王兴是以美团所长的外卖举例,但彼时大家都知道,他对出行觊觎很久。上述这段话更像是对外界质疑美团做打车动机和能力的回应。

美团做打车,动作保守,不疾不徐。南京守了一年,听说由于投入很大,司机收入很好。这让滴滴一度紧张。尔后也只在上海开放,北京只有期待美团补贴的用户呼声。

实际上,6个月前,美团已与摩拜低调展开资本层面的接触。两周前敲定收购细节。如你所见,27亿美金的收购价格,比摩拜前两轮融资估值还要低。

2016年10月,王兴家族基金参与了摩拜的C轮融资,这是两家公司最早产生交集。尔后,他们还联合做过一次营销活动,让人浮想联翩。更微妙的是,美团和摩拜的共享汽车都选择在成都试点。

固然,他们各自的敌人滴滴与ofo虽然心生嫌隙,但在资本层面是不可改变的盟友。这让他们在竞争心理上有更多共鸣。比如,2017年4月,王兴罕见地公然支持摩拜,批评ofo的概念没有意义。

但在资本和商业层面,这些信息太浮于表面,不足以成为走进一家门的理由。

2017年下半年同享单车行业狂飙突进以后,暴露出被资本吹涨的阿喀琉斯之踵。没有造血机制,过度投放,投资人呼吁合并却没有成功。终究在年底,行业挪用押金的危机被公然。真实情况仿佛比外界想像得要严重。

4月3日摩拜召开股东大会当天早上,董事长李斌向部份董事会成员告知美团对摩拜提出收购邀约,投资人能以不错的收益套现退出。其中,他特别谈到了摩拜当前的窘境。这点,在当晚股东会上,摩拜CEO王晓峰略带悲壮的发言也能看出。

2个月前,美团入股摩拜的消息曾被媒体曝出,当时媒体把所有视野都聚焦在不断出戏的ofo身上,忽略了安静的摩拜。终究这笔融资没有如期敲定,而是成为一场收购。

这个时间,当前局势,美团与摩拜的结合是行业常识的落地,也是彼此最好的选择。

不可回避的现实是,已不会有任何一家财务投资人给这个行业砸钱了。不论是ofo还是摩拜,只能选择战略属性的资本。春节前夕,ofo在经历与滴滴反目以后,唯2选择就是阿里和美团。最终,戴威倒向阿里。

摩拜虽然在2016年10月C轮融资时就引进腾讯,但依照一贯的原则,腾讯不会亲身下场实际做事。此外,当下单车业务线单一,体量有限。更合适与滴滴美团这样的中型平台公司产生业务融会。摩拜的唯2选择是美团和滴滴。滴滴给出过口头offer,不过听说董事会上,腾讯投资主管合伙人李朝辉就明确反对,腾讯不会同意。终究,摩拜股东大会以闪电战选择了美团。

美团也需要摩拜这个单车出行领域的半壁江山。王兴做出行是平台思惟,不像首汽、神州只想在某个垂直方向精耕细作,它要做连接,可以辐射更广用户。3千米内的出行需求,单车足以覆盖。在摩拜基础上做更多出行方式的添加,也是顺理成章的事,摩拜在深圳等地已经接入了首汽约车,还试水同享汽车项目。

更重要的是,这个交易将完全致使全部出行格局的松动和重构。

最大出行入口滴滴的问题是,被看作一家垄断公司,通过补贴获得的用户则没有很高的忠诚度,很容易由于更大的利益诱惑而叛逃。这给了美团可乘之机。

更多人则认为美团本身具备出行场景。在美团上使用旅行、到店等服务,顺便再打个车,这再自然不过,完全不需要跳转到其他app叫车。还有一点,美团坐拥的是一票高频用户,转化率会更高。

但我们不能认为,王兴做出行单纯地是为了从滴滴抢下一块市场,或是抬高美团估值。这不是他的终极诉求。

几近所有与王兴接触过的人都说,他危机感极强。美团是一路厮杀过来的,他知道很难单纯地守住一块阵地,必须主动出击,打到他人的地盘。而且一旦认准,坚决履行,这是骨子里的一种强势。

此外,在他逻辑中,旅行、餐饮、出行、看电影等本质上是相通的,都是服务电商,都属于美团的核心能力范畴。如果说,阿里过去19年在实物电商领域建立了牢不可破的阵地,王兴要在服务电商方面成为无人能及的领导者。

他有能力和资本做这样的事情。美团有一支履行力很强的团队,高管是王兴多年可信任的同学。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风险,虽然同属服务领域,理发和做饭之间都是有差别的。

但有人评价美团抗风险能力在提高,“当用户和服务足够多,收入方式愈来愈多,对价格战的抵抗和抗风险能力会更强”。

不可避免的是,本地生活也是阿里的必争之地。这也是很早前,王兴也认清,阿里会是美团长期的竞争对手。96亿美金的高价拿下饿了么就是很好的左证。如果考虑到滴滴最近也在发力外卖,本地生活领域三国杀状态已然成局。

但是考虑到美团和滴滴背后都有阿里与腾讯的股分,这个局中局如何破,还要看接下来各家手上的牌面。

西地那非他达那非

伟哥售价

药品枸橼酸西地那非片

标签